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主页 > 爱心互助 >

国务院总理:极大鼓舞地方设立创业基金

2017-09-27 21:09
一个患者书记,两个女“阿飞”
  
  患者派了六个民兵去抓虎英子,英子不在,民兵排长崔绍雨问英子爸爸,“英子呢?”老王头一肚子气全煞在民兵身上“滚蛋,都上这里来扯啥犊子?英子走了”老头子脚趾头脉管炎,双手扶墙蹦了几步,哗啦一声把门关上。民兵到大队报告患者英子跑了1患者气急败坏,倒被着双手,毛驴拉磨一样的转几圈,苍白的脸毫无血色,然后说“去,那啥,把三儿媳妇带来,别让那个也跑了”
  国务院总理:极大鼓舞地方设立创业基金
  一望无边的水田像呼伦贝尔大草原,稻叶上露珠晶莹,民兵转了几个圈,终于在这绿色的稻海里发现了六队拔草的社员,虽然贫穷的年代,可是地里仍然是欢声笑语,民兵们趟着露水来到稻田里,三媳妇在拔草队伍的最后边,低头拔一会儿往前跑几步,民兵们都笑了,这哪里是拔草啊!前边跑过去后边的草安好无恙。这是和草闹着玩呢。社员们都抬头看,患者书记的那群狗都来干啥啊?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月4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政策措施,增添企业活力,拓展发展新天地。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尚未结束,总理已至少7次在其主持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就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作出部署。
  会议认为,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要坚持改革推动,以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的释放促进生产力水平上新台阶、开辟就业新空间、拓展发展新天地。一要鼓励地方设立创业基金,对众创空间等的办公用房、网络等给予优惠。对小微企业、孵化机构和投向创新活动的天使投资等给予税收支持。将科技企业转增股本、股权奖励分期缴纳个人所得税试点推至全国。二要创新投贷联动、股权众筹等融资方式,推动特殊股权结构类创业企业在境内上市,鼓励发展相互保险。发挥国家创投引导资金的种子基金作用,支持国有资本、外资等开展创投业务。三要取消妨碍人才自由流动的户籍、学历等限制,营造创业创新便利条件。为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成长留出空间,不得随意设卡。四要盘活闲置厂房、物流设施等,为创业者提供低成本办公场所。发展创业孵化和营销、财务等第三方服务。五要用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以激发市场活力、推动“双创”。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通过打造信息、技术等共享平台和政府采购等方式,为创业创新加油添力。
  对于常务会议该项内容,经济学家给予高度肯定。“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实现建设创新型国家、建设创新创业强国的重大举措。全球经济发展的最新特点是积极发展创业型经济,这是继知识经济之后又一次转型。知识经济强调了知识的积累、分享和传播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但对人类最重要的品质—创业精神关注不够。中国在知识经济的基础上发展创业型经济,是有效利用广大人民群众创造力、创新能力和创业精神的战略选择,必将进一步激发中国经济的活力和发展后劲,为进一步建设世界经济强国奠定雄厚的基础。”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陈劲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国家的四个兄弟都在地里,个个虎背熊腰,人人是条好汉,哥们又团结,敢打敢闹,民兵也打怵,崔绍雨来到国三儿面前,说“三哥,书记請三嫂去大队,调查点事”狗,也会看风头,也不知道是谁告诉狗的,用在别人身上的抓,忽然变成了請。
  
  三儿媳妇惶恐的看了三儿一眼,三儿说“去吧”国家三兄弟狠狠的盯了三儿一眼,眼神立刻递过来,三儿心领神会,民兵成了护卫队。把三儿媳妇围在中间,三儿跟在后边,噼里啪啦的走出稻田。
  
  来到大队,患者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抽烟,老卷炮一根接着一根,昏暗的小土坯房子里,烟气腾腾,今天患者心里不痛快,英子爸爸是军属,大女儿是军人,随便的放跑了英子,又奈何不得老王头,患者憋气带窝火。
  
  大部队进来了,患者站起来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了一下,然后说“那啥,国志有,今天把你媳妇找来调查点事,”三儿进了大队看到满墙的大标语,横扫一切女阿飞,心里早就明白了,但是三儿长了一副笑脸,天大的事发生,也是嬉皮笑脸,那喜那怒,那狠,那怪,都在谈笑之间,三儿笑嘻嘻的说,书记大人,您调查事,谁敢不来?患者一副不可侵犯的样子,摆出书记派头。对民兵排长说,去,把下屋那间空房子给她住,排长领着三儿和媳媳妇走出来,大队有坐北朝南的三间正房,算是领到导办公室,虽然破旧的土坯房但是白天可以见到阳光,东边是一大溜东倒西歪的小土坯房,北边那个屋子是厨房,厨房里的郑师傅每天忙来忙去的,饭菜两样1一样是每顿见肉,粗细粮搭配给上边工作组预备的伙食,另一样是患者关押的问题社员的饭菜,这样的饭菜最好做,那个关押的人都没有意见,吃的好坏只是应付。东厢房的南边的屋子里是患者新近关押的坏分子。和新挖掘出来的特务,几个老头子,除了每天见书记剩余的时间关在屋子里不肯出来。三儿媳妇住在中间的那个屋子里,拉开门,发霉的味道冲鼻而来。民兵把三儿和媳妇带到屋子里,走了,媳妇见到满屋子的老鼠粪便,和灰尘。靠着炕沿,盈盈的哭起来,三儿笑嘻嘻的问,哭啥?患者好吃好喝的招待你,把你当做张学良,还哭,真傻。
  
  三儿拉开窗子,打开门,找来扫把,打扫灰尘,然后买来纱窗,又回家取来行李,媳妇留在这里安家了,三儿一整天和媳妇嘀嘀咕咕,不知道说点啥,媳妇一天没吃饭晚上又哭了一夜,第二天,天麻麻亮,国家四个兄弟都来了,三儿叠好了媳妇的被褥,去厨房给媳妇打来洗脸水。依然谈笑风生。国家的四个兄弟,老四鬼点子最多,老四来到厨房,把工作组的饭菜端来一份,老四对郑师傅说,你的饭菜有给四类吃的,有工作队吃的,嫂子现在既不是工作组也不是四类,你还是重新做一份不好不坏的吧,郑师傅只好认可工作组的那一份。
  
  兄弟四人又是一阵子嘀嘀咕咕,快到出去干活的时候,都走了,上午患者书记来了,开始提审,患者把三儿媳妇喊到上房,扔掉烟头,清了清嗓子说,今天找你来,调查重大事情,你得好好交代,嗯!那啥,首先交代你在娘家的作风问题,,,,,三儿媳妇奧的一声,患者,你说,我在娘家咋了?三儿媳妇从炕边蹦到地下,患者说1娘家没问题,现在有作风问题,坦白从宽也可以宽大处理,三儿媳妇把办公桌上的报纸滑的扬个四角开花,推到办公桌,然后指着患者书记的鼻子大骂,患者,要说有问题,也是咱两,我们两个有一腿子,走,俺们去公社交待,三儿媳妇抓住患者的衣服领子不撒手,大声呼喊,患者好不容易挣脱,转身就跑,三儿媳妇在后边追,追了几步,三儿媳妇双手掐腰,站在那里,笑了。第一轮提审,就此结束,晚上,三儿给媳妇带来几个西红柿,媳妇破涕为笑再也不流泪了。
  
  以后的日子是三儿媳妇找患者,患者躲躲闪闪,患者派人到六队调查,六队那条街一百户有八十多户姓张,所以那条街叫张堂那条街,张家人盛产四类,,过去那个年代,老一代人,都在外边做事,有飞机驾驶员。有日本翻译,有国民党官员,有军医,有老教师,文革都回乡避难,张家的孩子们,有思想,有个性,对患者恨之入骨,任凭患者怎么调查,守口如瓶,对三儿媳妇没有一句坏话。患者抓不住理,一筹莫展。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三儿媳妇把大队当成家了,和工作组一起吃饭,患者不敢管,原来瘦弱的三儿媳妇脸上发光了,小土屋的地上搭了一个木板床,床上铺着印花床单,窗台上,两个罐头瓶子,每天都有新换的鲜花,清洁的小屋子,像闺房,像女生宿舍。三儿新婚不久,没孩子,自然没有牵挂,
  
  每天的黄昏,三儿都过来,走在大街上,有人故意大声喊,“三儿啊,干啥去啊?”三儿笑嘻嘻的回答“去看我们家的女阿飞,”三儿啊,手里拿的啥啊?洋柿子,娘子爱吃,患者家属听见,翻白眼。
  
  开始那些日子,三儿媳妇每天找患者,患者不见,后来三儿媳妇索性不找了,见到他,也讲不出来理,她在大队住习惯了,不掏伙食费,不干活,好吃好喝的招待,哪里有这么享福的地方可去?早上吃完饭出去溜达溜达,赶集,中午睡一觉,晚上看球赛,那个时候人们没有娱乐活动,每天晚上社员们聚到大队打球,看打球的人把个篮球场围个水泄不通,那年我正在家养病,有一天,精神极好,妈说,晚上去看篮球吧,大队的篮球打的火热。
  
  我到篮球场的时候,球赛早就开始了,昏暗的灯光下,三儿和媳妇亲亲我我,三儿媳妇远远的看见我,两臂张开,然后紧紧的抱在一起,算是对我亲近,再做个鬼脸,挤挤眼睛,大喊一声,指了一下自己,女阿飞,这一抱一喊之间,我明白三儿媳妇的女阿飞当定了,患者书记的麻烦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