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主页 > 爱心互助 >

探索多种融资模式解决小微企业融资困难

2017-09-27 21:11
 
  一个患者书记,两个女“阿飞”一个患者书记,两个女“阿飞”
  
  时间如流水,转眼即逝,往事如春风,有些往事刮走了,心头永远没有记忆,有的却像种子,随着风儿飘啊,飘的,扎进土里,落地生根,开花发芽,忽然有一天,结出好大一个果子,后来呀,我竟然发现,一粒粒种子真的是一个个有趣的故事。我,总是要把果子打开,把这样的故事讲给大家听,讲了一个,还要再讲一个。讲啊,讲啊,无休无止的继续讲下去。
  
  六八年毕业的时候,我在宣传队,接触的人多,形形色色的人物,啼笑皆非的故事,回忆起来,总是感觉就发生在昨天,。
  
  那个时候,姜东大队的书记叫崔凤鸣,所有的社员背地里都称他为患者,当面叫的只有我的同学崔黛,崔黛是患者的家里侄子,又是一个口若悬河,无心无肺的家伙,他敢当着书记夫人的面问“咱家的患者哪里去了?”还敢面对面的喊当年大队的流氓治安。斜眼的李玉,——瞎驴。
  
  崔凤鸣所以成为患者,一是他身体不佳,五十多岁的人,白白净净的,斯斯文文的像个文人。可是他体弱多病,年轻的时候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辈子到处当书记,肩不能担手不能提,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像个小男妇女,他不能付出体力,又听不得激烈的言辞,谁要是批评他几句,倒地便是抽风,手舞足蹈的病态让你望而生畏。所以,社员都不敢得罪他,见到他躲瘟疫般的绕道而行。这是书记的第一患。
  
  可是书记的夫人当年却是一只膀大腰圆的母老虎,母老虎生了三儿一女,女孩后来挺文雅,三个小公虎和妈妈在一起,虎虎生风,咄咄逼人,村民们让他三分,母老虎一辈子没出过力气,没干过地里的活计,衣服由拍马屁的人做,菜,拍马屁的人给予,母老虎高瞻远瞩,全大队的闲事一览无余,开口就是家长里短,人好我坏,其他的一点不明白。
  
  书记的第二患是精神上的患者,他最大的爱好是搞政治运动,只要上边有个风吹草动,他变本加厉,立刻执行,那时候大队别的没有,报纸是照订不误,书记每天坐在办公室,翻阅报纸领会精神,然后向社员传达,白天风风雨雨了一天的社员,晚上开会,聚到一起,无休止的听患者白话,
  
  患者站在前边,首先摘掉蓝色的前进帽,放在桌子上面,用虚弱的右手,抓了几下花白的头发,然后结开黑色中山装领口的扣子,露出社员们都没有的白色汗衫的领子,“嗯,那啥,大家注意了,现在开始开会,”啪,书记还没等讲话开始,一口痰落地,接着讲“今天先给大家读段报纸,。。。。”书记的报纸读完了,开始无线上冈,挨个的对号,他说到蛮重的问题,要整人了,大家倾耳聆听,说到无关紧要的时候,下面睡意浓浓,还有打呼噜声,书记围着人群绕了一圈,跺脚,大声喊“你们他妈的都干啥呢,让你们来睡觉啊?。我在这里放屁呢,是不是?”社员睁开眼睛,眼巴巴的看着书记。白天劳累一天,晚上还要开会,人困马乏,但是没人反驳,书记代表党是党的人,谁愿意反党反社会?
  
  我们的书记以身作则,也经常来到田间地尾。有一年春天稻田插秧大会战,书记远远的站在稻田边,视察工作,啊!几个生产队的社员都不干活,站着看啥呢?只见稻田埂子上一男一女。你追我赶。男人跑,女人后面追,女的身轻如燕,若蜻蜓点水,男人转过身,女人抓起一把泥,哗的甩过去,男人擦掉脸上的泥水,继续跑,女人继续追,脚下一滑,女人哗啦一下子掉进水渠里,整个身子淹没在水里,上面只露着头。男人回头看1往回跑,拽住女人往外拖,女人爬上岸轮起臂膀向男人打过去,男人在后面环住女人的腰,抱起来使劲的转圈,一圈,一圈,,。。。转的日月生辉1转的夕阳水里笑,突然,男人把女人放下女人又趴在稻田水里,看热闹的人哇的一声笑,好值得羡慕的一对儿,打打逗逗的夫妻。
  
  书记站在岸边,手搭凉棚,夕阳的余晖刺眼睛,看不见,把前进帽摘下来,放在眼前做凉棚,哎!看见了,又是这不要脸的国三儿,这两口子,真是让人没有法。书记在岸边转了几圈,崔黛回头,大声喊,不好,患者来了,大家回头,果真如此,各就各位,继续插秧,
  
  书记下水,走到拔苗的人跟前,“啊!我说那年国三儿往人家大酱缸里扔巴巴撅子”是怎么回事啊?拔苗人说“哪里来的巴巴,国三儿要吃人家的大酱,苞米面做的巴巴,人家端一碗酱过去,街里街外的人都当成笑话。”
  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一直是实体经济发展的突出问题。去年以来,铜陵市广集智慧,多方拓宽融资渠道,并发起“暖企行动”,帮扶企业解难题渡难关。该市高度重视资本市场建设和金融产业发展,坚持走创业与创新、资本与高科技相结合的发展之路,推动优质企业资源上市,着力形成包括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等在内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着力打通挂牌企业直接从市场融资的通道。
  “直接融资已成为助推铜陵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去年全市完成直接融资71.48亿元,是上年的3.17倍。 ”铜陵市经济信息化委员会主任陈元中介绍,铜陵松宝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去年7月成功登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实现了铜陵企业在“新三板”挂牌交易“零”的突破。今年4月7日,安徽铜都流体股份有限公司又在“新三板”挂牌。同时,该市还有10户企业已经确定了主办券商,企业直接融资步入快车道。
  为充分利用地方资本市场平台,去年12月,铜陵市政府与安徽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25户企业在省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科技板集中挂牌“新四板”。今年第一季度,该市打通新四板挂牌企业融资通道。
创新设计
探索多种融资模式解决小微企业融资困难
  探索多样性融资模式
  成立于2010年的铜陵青铜时代雕塑有限公司,自主开发专利技术30余项。今年刚从市郊搬迁到开发区时,公司中标一个大型城雕项目,标的900万元,工期只有40多天,企业流动资金一时周转不过来。就在该公司负责人焦急万分时,铜陵市小微企业互助协会解决了100万元“互助贷款”。
  “这个协会是小微企业共谋发展的一个平台,通过会员单位自认自筹资金的形式,形成帮扶资金,在协会内部‘大帮小,好带差’。 ”铜陵市小微企业互助协会主发起人、铜陵新能集团董事长邢胜吉告诉记者,为引导小微企业抱团取暖、共谋发展,铜陵市在全省率先探索实行了“互助贷”融资模式。
  在小微企业互助协会推动下,铜陵市工商联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共同牵头,在铜陵农商行和市财政局的支持下,成功创立了市小微企业创业互助基金。截至目前,已有350家小微企业会员单位申请加入,103家企业被列为担保对象,近1亿元的贷款已陆续发放。为支持创业互助基金发展,给力小微企业发展,铜陵市政府专门划拨300万元作为引导资金,并安排200万元的扶持资金。
  “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需要政银企多方联动,创新理念,促进融资模式的多样性。 ”铜陵市经信委副主任胡振南说,围绕破除制约企业发展的资金瓶颈,该市通过完善政银企合作平台,推动担保机构发挥桥梁作用,设立转贷周转资金,加大政策资金争取与扶持力度。
  “金融超市”是铜陵市完善政银企合作平台服务亮点之一。去年以来,该市经信委会同人行铜陵中支等4单位举办“金融超市”,签订各类贷款、合作协议66个,签约总金额17.265亿元,其中小微企业贷款项目31个、签约金额3.039亿元。该市在推行“银政担”合作模式中,用足用活试点政策,今年以来已累计签订合作项目42个,协议总金额2.201亿元,涉及项目21个。此外,铜陵市经信委还与建行合作推出“税易贷”融资新模式,与邮储银行铜陵分行合作为重点工业项目开辟绿色融资渠道。
财政扶持
 
  增强支撑性融资能力
  “创新财政资金使用方式,发挥杠杆作用,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铜陵市中小企业局长朱永平认为,市政府将涉企财政资金重点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增强了融资的支撑性。
  记者从铜陵市财政局了解到,2014年以来,铜陵市整合涉企专项扶持资金,确定战略性新兴产业、工业转型升级、现代服务业、现代农业、科技创新等5个重点支持方向,安排扶持资金3亿元,其中60%的资金量投向了小微企业。从2014年起,市财政每年从战略性新兴产业引导资金中,安排5000万元充实国有担保机构担保资本金,壮大担保实力,为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担保服务。今年以来,总额达到8000万元的债权投资资金,80%投向了小微企业,有力支持了小微企业的健康发展。
 
  书记无可奈何,看来国三儿的人缘不错,社员口里口外的护着他,书记岸边转了几圈,拍拍屁股走人,社员一场虚惊,今天没抓典型,晚上见。
  
  国三儿是国家的老三,国家四个男孩,从小无父无母,无衣无食,老天饿不死瞎家雀,四个男孩长大成人并且都不花钱娶了媳妇,文革的时候,如果谁家的男孩娶不到媳妇1村民们愛拿国家的孩子打比方,“别埋怨父母还是自己没能耐,看人家国家那几个小子1没花钱1娶媳妇。那个小子娶的媳妇不光溜水滑,用棒子打,媳妇都不走”当年最贫穷的国家,也是最让人羡慕的人家。
  
  最引人注目的是国三儿,他名字志有,大家都不叫,愿意亲亲热热的叫他三儿,三儿十八九岁的时候,出落的一表人才,虽然忍饥挨饿的,没当误长个,个头不到一米八,身段笔挺,黑溜溜的大眼睛,面容带笑,为人海量,滑稽,年轻人喜欢和他在一起,有他,空气都活跃,
  
  后来不知道那个带兵的,慧眼识珍珠,把三儿带到部队,几年的军旅生涯,三儿变成钢筋铁骨汉子,专业的三儿,到鞍钢当了工人,文革的时候,不知道为啥,又回乡务农,三儿从鞍山带回来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两口子感情甚佳,三儿走一步,媳妇跟一步,三儿看媳妇的时候,好像一口要把媳妇吞进肚子里,眉开眼笑的盯着媳妇不放。媳妇皮肤白皙,清,存,个头高挑,城里孩子的个性表现的淋漓尽致,爱说愛笑愛打扮,愛吃愛喝愛花钱,年轻人都愛和他们在一起,也有的老人有偏见,三儿媳妇有点疯,
  
  患者书记那次水田相遇之后,一直耿耿于怀,三儿这两口子他念念不忘,“敢在水田大会战疯疯癫癫,打打闹闹,胆大妄为1何许人也?”书记的心一直不平衡,春天很快过去了,有一天,患者翻阅报纸,上海正在紧锣密鼓的抓女阿飞,阿飞又是啥呢?患者书记,左思右想就是不懂,后来去过上海串过联的人给他解释,女阿飞就是女流氓,患者放下报纸,一拍脑袋,哎呀!来了,三儿的媳妇不就是女阿飞吗?患者又拍了几下头,哎,来了来了,那啥。还有一个,八大干那条街,没有好人,干活的没精神,做起买卖干劲十足,八大干,八大干,干买卖的天地,门前是集市,人人是商人,可是商人不是阿飞啊!那啥,那啥,就抓虎英子吧,凑个数。
  
  虎英子,王家的女儿,和我家多少沾点偏亲,王家没有母亲父亲多病,大姐长得漂亮,会唱歌,多年之前当兵在上海,小妹也漂亮,会唱歌,在宣传队唱歌,只有虎英子一人无所事事,不读书,可是,大串联的时候,她也冒充红卫兵周游各地,父亲没心思管他,她是自由之身,走惯了1习以为常,后来逃票,坐车不花钱,不到二十岁,在火车上遇到一个当兵的,一见钟情,后来结婚定居大兴安岭,虎英思乡情切,坐车又很少花钱,隔三差五的跑回来,回来给当地的姑娘往大兴安岭介绍对象,但是没人相信她,终于没达到目的,虎英子,人漂亮可是从来没有绯闻,患者要抓她,通过民兵,英子得到了消息,英子连夜逃到大兴安岭,部队可是保护伞,患者本事天大,也不敢去哪里兴风作浪,英子临走的时候骂了一句“操你妈的患者,抓我,我和谁怎么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