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主页 > 爱心互助 >

协会成功开展夏季唐氏家族大聚会

2017-09-27 20:58
我回来了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在大街上流浪,
  
  脚下的废墟里臭气里荡漾,
  
  蚊虫在废墟上盘旋,老鼠在垃圾中奔跑,
  
  动迁过的房屋田舍一片混乱。
  
  石头瓦砾躺下呻吟,房梁木头诉说着荒凉。
  
  我走过废墟,穿过再也没人行走的街道,
  
  凄凉,好一片的凄凉。
  
  夏已过,秋断肠,秋草渐渐枯黄,
  
  谁在草下诉说离别的哀伤?
  
  啊!我大喊一声,人,哪去了?
  
  街灯含泪不语,废弃的街道上,
  
  发霉的气味随处彷徨。
  
  我在废墟中行走,在繁琐的往事中奔忙,
  
  走向大街奔向市场,在反复的走向银行。
  
  忽然,大汗淋漓,我累了,回家吧!
  
  打开门,咦!屋子里好热闹,怎么多了一个人呢?
  
  看到有了生气的屋子里,我乐了。
  
  仔细看!原来门镜中多了一个风尘仆仆的我。
  
  我。沮丧,沮丧,躺在床上休息,
  
  对着房顶我大声的喊!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我,休息一会儿,起来的时候,接着无休无止的流浪,流浪。
  
  早上我来到平房,还没打开大门,我的邻居问我,“这么好的天气,去太子河边遛弯,去吗?”有人陪我遛弯,那是我求之不得,于是爽快的答应。
  
  同去遛弯的有我,东院的老于,和西院的老夫妇,西院的老夫开着三轮车,我们叫他大篷车,老于今年七十一岁,自从得了脑血栓之后。语无伦次,半言半语,
  
  老司机的车开的神速,风驰电挚,大篷车像摇篮,左右摇摆,像巨浪中颠簸的船,上串下跳,大篷车一路高歌,咣啷啷,咕咚咚,哗啦啦,大篷车飞也般的前行,道北的白桦林向后倒退,东边山上的太子坟云遮雾罩,灰色的陵寝,红色的庙门,绿色的苍松翠柏极目隐退,极目眺望,隐隐约约。南面海市蜃楼般的楼群,渐行渐远。
  协会成功开展夏季唐氏家族大聚会
  我们的第一站是望水大桥,大桥还在建筑中,废弃的洋桥睡狮般的横卧在望水大街的南面,背面是荒凉的原野,凸凹不平的建筑工地。老于说了一声下,老司机从大于直角的路面俯冲下去。在工地画了个360度的大转弯,然后加足马力,原路返回,机动车嗷嗷的吼,老妇人大声的骂,她怕翻车,我是个不热爱生命的人,不知道生命有多可贵,否则这样的车,即可离开。
  
  老于天天来这里遛弯,自以为轻车熟路,坐在前面指手画脚,我们的第二站是衍水大桥,新开发的河东新城真漂亮,衍水大桥横跨在太子河的东西两岸,东面是新开发的楼群,泛美华庭,衍水大桥卧龙般的静卧在高楼林立的泛美华庭脚下,太子河缎带般的穿越新开发区。老于指挥大篷车从高处冲进了人行道,压坏了人行道上的木桩,直入林荫路下,车上下蹦哒,突然一束灌木丛横在车轮下,车不能前行,我和老妇人帮助把车推到小1路上,老妇人警告老于,再瞎指挥,出事你赔偿。这样的车谁还敢做?我和老妇人漫步河边,老司机载着老于扬长而去。
  
  秋天的太子河别有一番情趣,百花凋零,几多蓝色的小花藏在秋草下面,安然,淡雅。荷塘里的残荷深浅不一,阳光爱抚下的荷,深绿色,背向阳光的荷叶失去青春般的深黄,淡黄色。静静的荷塘里没有一朵莲蓬,蒲棒草下面的几朵睡莲,睡眼惺忪般的浮在水面。白色的失去风采,粉白相间的依在蒲棒草身边熟睡。我们沿着河边漫步,浓密的树荫遮住了钓鱼人的身影,岸边几朵扫扫梅在秋草里摇曳。青青林荫下,几多梅花开?秋风忽乍起,留恋梅开处。
  
  燕水大桥下,是偌大个舞场,H也在跳舞,她丧偶二年,老伴刚走的时候见到我特别的近便,我也愿意和她谈心,她现在变了,从孤苦伶仃变成红光满面,她拉着T的手,情意绵绵,六十多岁人了,咋不给儿女和自己留点面子?跳舞不可怕,怕的是离开舞场之后,紧紧拉着的手久久不放。你是单身,人家是有妇之夫,应该考虑对方配偶的感觉。她转过来了,人家不害羞,我却羞红了脸,我转过身,捂上我的大口罩,趴在栏杆上,舞步音乐震动栏杆乱晃,我仿佛站在船上,太子河的水一波接着一波往北涌,船向南行,桥上面水滴滴在桥下,这真是,秋风无忧欲滴泪,河水无愁也皱眉。
  
  好不容易盼到老于看够了跳舞,不知道老司机绕了几个弯,领我们来到了篮球场,我是借光遛弯的,自然是人家走到那里,我就跟到那里,老司机年轻的时候酷爱篮球,篮球教练把球扔给了他,投了几次蓝,一球未进,可惜,教练61岁,我们离开篮球场的时候他在河边洗手,他抬头一声拜拜,我看清了他的脸,年轻的不可思议,满目青春,满脸的朝气,好像三十多岁。老司机说,生命在于运动。我说,生命在于遗传,在于环境,在于心情,在于运动。
  
  老于要听唱歌,我们来到中华大桥的西面,他总算安宁了,坐在树下一动不动。老夫妇河边遛弯,我坐在河边的树荫下,尽情的享受我的安宁,假如有人给我一把长椅,我可以在这里静坐一天,如果有人问我,繁华的大都市和宁静优雅的小山村,你选择谁?我会好不疑问的回答,我选择安宁。
  
  新开发区的五座大桥我们走了四座,各有特色,衍水大桥的灯火像百花盛开的花园,中华大桥像童话中的迷宫,新运大桥像展翅欲飞的双燕。我坐在桥边往北望,烟水茫茫,云海接连着雾海,雾海接连着太子河,七宝莲台就在白雾的上面,微尘的我,可望不可及,如果能放的下,这里真真的是个好的去处。可惜我人在外面心在家里,家里那么多的活等着我做。
  
  大篷车晃荡荡的歌还是唱在回家的路上,到家了,老司机说了一句,荣归故里,我说了一句,衣锦还乡,我们都不知道说出去的话是啥意思,有意还是无意?老妇人问我,下次还去吗?我问她,去哪啊?她说,桃花岛,,还去
  
  晚上我去儿子家,和媳妇描诉了一天的经过,媳妇说,可别去了,出事不是生与死的问题,是人遭不起的罪。
  成都的炎炎夏日也抵挡不住全国各地唐氏家庭欢聚成都的热情。来自海南、甘肃、湖南、陕西等全国各地的朋友们欢聚一堂,分享着宝宝成长的快乐点滴,倾述宝宝成长的点滴烦恼,交流宝宝成长过程中有效的经验和方法。
    在我们这样的大家族里,有着极强的归属感和浓浓的“家”的暖意,让我们不再孤单、不再无助、不再迷茫,不再绝望。因为我们相互帮助、相互鼓励,时时刻刻传递着正能量,激励我们一路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