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主页 > 爱心互助 >

唐氏儿童语言康复家长培训准时开展

2017-09-27 21:02
心似深秋
  
  深秋,最不缺少的是风,还没起床,老北风尽情的拍打窗子,别忘了,今天还有一份来往,朋友小王的女儿今天新婚之喜。婚宴还是泛美华庭大酒店。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相聚在滨水花园门前,有车来接。
  
  八点了,接人的车还没来,大家站在寒风里,双手胸前交叉,头紧紧的缩在衣服的领子里。突然有人大喊一声车来了,打开车门,大家洪水般的涌进车里。
  唐氏儿童语言康复家长培训准时开展
  我没有上车,不爱看那吵吵闹闹,叽叽哇哇的人群,又在寒风里站了了半个小时,终于可以坐在温暖的车里了。
  成都炎炎夏日依然抵挡不住家长们求知若渴的心情,分别从海南、兰州、张掖、西安等地赴蓉。成都特殊教育学校特级教师杨群芳老师为各位家长讲解语言康复知识,指导家庭康复,提高孩子们的语言康复水平。
 
  车,在滨水花园里绕了一圈,然后奔向迎水寺,拆迁的痕迹无处不在,原始的村庄,拆了一半,还剩一半,剩下的人生活在废墟里,还在建筑,说穿了是,花廉价的钱搞建筑,然后卖给政府,如果拆迁办有人,你可以卖个大价钱,没人获利少一点。
  
  破砖烂瓦躺在路上,扒到的房子木头横躺竖卧,小客车像原始的乡间老牛拉车。一点一点的前行。
  
  到了酒店,婚礼开始了,酒店一片漆黑,唯有婚礼台上风光闪烁,高音喇叭哇哇的震心,据说,主持人是辽阳一流的,婚礼的仪式是一流的,红包的数量是前所未有的。我坐在离婚礼台最远的地方,婚礼台和我之间隔着一个大大的四方形的水泥柱子,这样的位子于我来说最好不过,我不爱看人世间一片繁华,不爱雍容华贵。大厅里一片哗然,心蹦蹦的跳,好像要从嘴里蹦出来,
  
  黑暗里,我趴在桌子上,饱受声音的折磨。同桌的人窃窃私语,新郎家的父母婚礼办的很勉强,被新娘牵着鼻子走路,礼金十万,为儿子贷款二十二万买了台车,在新开发区最好的位置为儿子买了一百一十多平的楼房,装修十五万,新郎的父母债台高筑,就等着动迁还债,好悲哀的父母,都说养儿防老,可如今是养儿还债,接下来是漫长的当牛做马,惹气。
  
  台上风光无限,台下议论纷纷,风光,债台不可比拟。好不容易婚礼结束,我草草的吃了口饭,立刻离开人声鼎沸的地方,心,立刻清净,饭后我和小婶子在太子河边遛弯。
  
  我们几个月没见面了,自然亲近,我们说的最多的是那已经离开我的他,小婶子说我的性格越来越孤僻,一个人的日子改变了我的生活习惯,也改变了我的性格。脾气。
  
  她提出沿着河边走,我们漫步在寒风嗦嗦的河边,寒风略过,深绿色的河面水波像几何图形一样匀称,河水一路向北,波涛却向南,再向南,钓鱼人没有了,不知道是谁偷走了岸边的繁花似锦,几朵石竹躲在枯草下面,在寒风中发抖。尽管如此,弱小的生命还是不减夏日的美丽。一个女人没穿水裤在水里摸鱼,我倒吸一口凉气,问她。需要我帮忙上来吗?不用,胆大妄为的女人,不知冷暖。
  
  我们沿着河边尽情的走,橡胶坝水声一片。阳光下的橡胶坝水色银白,水从坝上冲下来。一路高歌猛进,凶猛的浪花像瀑布,激流拍打坝面。这一瞬间,心像跳跃的浪花,抑郁的心事随流而下,我们站在岸边,尽情的眺望。
  
  穿过林荫小路,登上高高的铁桥,桥上寒风吹乱了头发,吹走了心事,抚平了忧伤。滔滔不息的太子河尽收眼底,深绿色的太子河虽然不似大江东去,也是心情顿失滔滔,河水奔流不息。远处是烟雨蒙蒙的世界,蒙蒙的烟雨之中,掩藏着什么?_?,极乐的亭台楼阁?还是暮鼓音声?天穹之下,莽莽苍苍,对面的绿色丛林里有归西的莲华吗?
  
  走下铁桥。累了,我和小婶子坐在林荫的长凳上休息,残荷不在,池塘干涸,绿树下面蒲棒草黄的可怜,这条小路行人稀少,我们尽情的孤独,享受宁静。我们默默的坐着,都不说话,忽然对面的草丛中一个穿迷彩服的人晃动,秃秃的头,阳光下闪亮。我莫非来到了西方极乐?是梦吗?怎么就像他呢?我慌忙的翻过去,额,原来一位老者架起相机为苍凉的原野拍照。
  
  心慌慌,遛弯兴趣皆无,我要回家,侄女女婿接我们去小婶子家,坐了一会儿,我非走不可,回我的大院子,大龙又送我回家。打开大门,一狗看家,一铺一盖一床被,一盆一碗一钵盂。寒风中的大院子,只有我自己,深秋的风,猛烈的刮,呼呼的,呼呼的,心似秋风。